物管公司应否赔偿未缴停车费被盗车辆?

来源:《现代物业·新业主》     发布日期:2016-04-11 10:51
广州市烨华小区地处繁华路段,小区内设有地下停车场。但随着私家车辆的急剧增加,地下停车场无法满足业主的停车需要。于是,许多业主将车辆停放在小区过道上。

广州市烨华小区地处繁华路段,小区内设有地下停车场。但随着私家车辆的急剧增加,地下停车场无法满足业主的停车需要。于是,许多业主将车辆停放在小区过道上。2007年2月24日下午五点左右,小区业主黄凯将自购的广州本田雅阁车停放在楼下的过道上,第二天去取车时发现车辆被盗。黄先生立即向广州市越秀区公安局报警。公安机关立案进行侦查,但一直没有破案。由于黄先生的车辆没有购买盗抢保险,事发后,黄先生多次找到负责小区物业管理的金海城物业管理公司要求赔偿。但物业管理公司认为没有收取业主的停车费,自然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经多次洽商未果后,黄先生准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

笔者接受黄先生的委托后,查阅了大量的相关案例并研究了相关的法律规定。归纳出本案件的两个争议焦点:一、黄先生作为原告如何举证自购车辆是在小区内丢失?二、物业管理公司没有收取车辆的停车费用,其与车主之间是否形成车辆保管法律关系?如果没有形成保管法律关系,业主能否获得赔偿?

针对第一个焦点,笔者至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调取了案发时的卷宗材料。这些资料显示了案发时的询问笔录,越秀分局经审查后作出了《立案决定书》决定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进行侦查。

对于第二个焦点问题,经笔者查阅了大量的司法判例后认为,物业管理公司与车主之间并没有形成车辆保管合同关系。根据《合同法》第三百六十五条规定,保管合同是保管人保管寄存人交付的保管物,并返还该物的合同。由此可以看出,保管合同是实践性合同,即只有在寄存人将保管物交付给保管人,保管合同才能依法成立。在本案中,只有黄先生至物业管理公司办理了寄存手续,领取了停车牌,并向物业管理公司缴纳车辆保管费,将车辆停放在物业管理公司指定的车辆存放点后,保管合同才能依法成立。而黄先生并没有与物业管理公司达成车辆保管的协议,也没有缴纳车辆保管费,未将车辆停放在地下停车场。因此,两者之间并未形成车辆保管合同关系。那么,既然车辆保管关系不成立,物业管理公司是否对黄先生的车辆被盗就不应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呢?

经过查阅物业管理公司与小区业主委员会签订的物业管理服务合同,笔者发现,合同中约定了小区目标管理的交通秩序条款:室内外停车场一天24小时保管,实行24小时保安制度,每天不定点巡查6次。从上述约定可以看出,物业管理公司对小区的室外停车场管理承诺提供车辆保管服务。而且,物业管理公司还向黄先生发放了《临时出入车证》,其作为物业管理公司对于出入车辆的查核义务是不容置疑的。因此,从物业管理公司与业主之间的物业服务合同约定的物业服务关系入手,才是本案件的重要突破口。物业服务合同约定了物业管理公司的车辆保管义务,公司就有义务对停放在室外的车辆进行管理,公司在提供物业服务的过程中存在过错,应对车主的损失承担与其过错相适应的赔偿责任。基于这些考虑,笔者将案件的突破点放在物业管理公司提供的物业服务存在瑕疵这一方面。

笔者还到小区实地走访了相关的小区业主和部分保安,询问了小区的物业服务情况。在小区车辆出入口处拍摄了相关的照片,发现出入口处没有安装录像监控设备。

资料准备齐全后,笔者根据物业服务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向广州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以黄先生为申请人,物业管理公司为被申请人,要求物业管理公司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经过仲裁庭开庭质证和激烈的法庭辩论后,笔者提出了如下代理意见:

一、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涉案车辆是在烨华小区住宅小区内被盗的

申请人提交的证据可以证实,申请人于2007年2月24日上午9点03分向广州市越秀分局黄花派出所报警,报警回执号为:02250906。另根据本律师向越秀分局黄花派出所调取的证据材料《立案决定书》可以证明,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已对黄凯被盗窃汽车案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进行刑事立案侦查。2007年6月1日,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刑事警察一大队出具《被盗车辆证明》,该证明明确指出申请人的车辆是在越秀区烨华小区嘉瑞楼楼下被盗的,该车至今未找回。以上证据系国家刑事侦查机关向申请人出具的证明,具有法律效力,足以证明申请人的车辆是在烨华小区住宅小区内被盗的。被申请人在没有相反证据推翻该证明的情况下,应依法认定该证明的证据效力。

二、被申请人违反了物业服务合同关于服务目标管理的约定,提供的物业服务存在重大过失,理应对申请人的车辆被盗承担赔偿责任

(一)《烨华小区物业管理服务合同》明确约定了被申请人的各项法律